顶点小说 一纸婚姻,当他发现他爱上了她,而她却在想尽办法逃离他身边

发布时间:2019-09-08 21:58:06 来源:顶点小说关键词 : 顶点小说
顶点小说
原文标题:一纸婚姻,当他发现他爱上了她,而她却在想尽办法逃离他身边
原文发布时间:2018-07-07 15:59:46
原文作者:顶点小说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头条号【顶点小说】阅读更多相关文章。
如果您是本文作者,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顶点小说

“哥,你要救救嫂子,你必须救嫂子的。”楚楚大吼道。

“她没有做那些事情,那些不是她做的,她不是她。哎呀,不是,你都把我急的语无伦次了。”楚楚说着,“你快开门,我有事情要跟你说,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薛之琛还是没有反应。

“哥,你不要这么固执好不好?你快开门啊,现在案子还在侦查期间,再晚了,你就要后悔来不及了。”

可是,无论薛楚楚怎么说,薛之琛还是不开门,他一个人躲在屋子里。枕在平日里冯咏曦睡的枕头上,身边全是章沫儿的照片,从角度能看出皆是私下里偷拍的。

照片里,她是多么的开心和快乐,如今阴阳相隔,而他却爱上了她的仇人。

一纸婚姻,当他发现他爱上了她,而她却在想尽办法逃离他身边

他慌乱之至,从来没有如此无所适从的感觉。满屋子的酒精,他的心依旧牵挂着此刻关在牢狱中的那个人。

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,冯家和蒋倩应该是不会让她吃亏的,她一直有风湿,不知道狱里的寒气会不会冻坏她,为什么她会去自首呢?

他不了解她,一点都不。之前是不想了解,之后是没有机会了解,她总是躲着他,什么也不愿意告诉。他甚 看?^书。 至不知道,她竟然有一个那样庞大的组织,心肠狠毒到那样的地步,可是,他还是爱上了。

爱情,总是让人麻木。忘却她所有的坏,不知不觉的关心她。

他愤恨这样的自己,可是越是用酒精麻醉自己,越是清醒。楚楚在外面不断地拍打着他的门,他听不清楚她说了什么,但是其他人都能放下一切来帮助她,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去见她,或者,害怕去见她。

冯咏曦的消息一直被压制着,这一次,匪夷所思的所有人都齐心协力,包括葛朗。所以消息密不透风,除了几个知情人,所有的消息都封了起来。

而冯氏和薛氏忽然面对群龙无首的局面,艾莉和文秘书都忙得团团转,所有人都在猜疑两位总裁的去处。人心惶惶,最后逼不得已连冯萧天和薛母都必须到公司去主持,而这一举动,更是让人堪忧,许多人在这一期间都辞职想往葛氏挤。

葛朗坐在办公桌前,面对着一大堆的杂质眼露凶光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沈丹站在他身边,“不知道是哪个人流出去的消息,初步估计是警局里的小喽,听到了什么乱说的。”

“所有的刊物都在这里了?”

“是的。”沈丹说道,“第一时间都被买了下来,所有知情的人也处理妥当了。”

“放我进去,放我进去……”忽然,吴驰的声音在外面响起。

葛朗对沈丹失了个眼色。

沈丹对着内线说道,“让他进来。”

不过一会儿,吴驰就推门进来,他看着桌上的杂质,怒气冲冲地对着葛朗,“这是真的?她不是冯咏曦,是章沫儿,是不是?是不是?”

葛朗斜眼看他,冷笑。

“怎么会这样?章沫儿怎么可能上她的身,这个狠毒的女人……”

“啪。”他还未说完,葛朗的手便准确得落在他脸上,他暗黑着眼睑,“我说过,不允许任何人说她的坏话,尤其是你。”

吴驰有些莫名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不是想追咏曦的吗?怎么又跟章沫儿扯上关系?”

“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。”葛朗无心与他多聊,“丹丹,这几日看紧他,我不希望他出岔子。”

下一秒,吴驰便被后面的人打昏,有人进来拖了出去。

“朗哥,现在你打算怎么做?”沈丹问道,“她怎么可能是章沫儿?怎么可能?”

即使曾经怀疑过,但最终面对这样的现实,她也很难想象。

“是啊,老天又把她带到我身边了。”葛朗看着她的照片。

沈丹一阵心酸,“那现在怎么办呢?我听说她不接受律师,也不见任何人。”

葛朗点头,“她一心在求死,为了我,为了悠悠。”

“那我们就只能等了?”沈丹问。

葛朗愁眉莫展,“冯氏跟薛氏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一团乱,除了老员工,年轻一点的都吓得在投简历跳槽。股价也一直在滑落,但是听说有人在偷偷低价买进。”沈丹说着。

“呵呵。”葛朗冷笑,似乎心知肚明,“把那些跳槽的人都给记下来,这些人葛氏一个都不用。一点动荡就卷铺盖逃跑的人,永远不能为公司牟利。”

“恩,好的。”沈丹答道。

“丹丹……”葛朗忽然看着她。

沈丹没有转过身看他,脊梁一颤愣在原处。

“谢谢你。”葛朗发自内心却充满歉意。

“朗哥,你不需要跟我说这些的。”沈丹受伤地说道,“你每次这么深沉的叫我,都让我害怕,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,别无他求。”沈丹语毕离开。

葛朗看着她孤寂的背影,心酸不已,不管有没有沫儿的出现,他这辈子都对这个女人欠下了一世的情。

“哥……哥……”薛楚楚突然又冲到薛之琛门前,对着里面的人大哭,“哥……嫂子在监狱里自杀了,呜呜……据说,据说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下一秒,薛之琛立刻冲了出来,抓着楚楚的肩膀摇晃着。

楚楚气氛地看着他,“你终于害怕了?你也会害怕?难道真的要等到嫂子死了,你才承认自己紧张她吗?”

薛之琛一把推开自己的妹妹吼道,“这种玩笑也是你随便可以乱开的?”

楚楚这回也不示弱,“我不这么说你会开门吗?她现在在里面生死未卜,你怎么就不关心关心。把自己关在里面,折磨得人魔鬼样的有什么用?”

薛之琛第一次理亏,他转身进屋,“不用你管。”

薛楚楚在他关门的一霎那溜进了屋里。

薛之琛拧眉低吼,“出去。”

楚楚看到满床都是章沫儿的照片也吓了一跳,“你还是忘不了她?”

“出去。”薛之琛放大了音量。

楚楚有些委屈,“我告诉你,你越是忘不了她,越是要救嫂子。因为她……”

“我再说一遍,出去。”薛之琛没了耐性,他不能忍受自己的脆弱摊开来摆在别人面前。

薛楚楚瞪他,走到床边拿起一张照片用力撕碎。

“你……”薛之琛上前来阻止不及,心疼的挥起手。

一纸婚姻,当他发现他爱上了她,而她却在想尽办法逃离他身边

楚楚将脸凑上来,“打,你打啊,你要是打下来,我就会让你永远失去章沫儿,永远。”

薛之琛哀伤地哼了一声,“我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她。”在她那里,他永远都骄傲不起来。

“不,其实章沫儿就是冯咏曦,她就是你的妻子,我的嫂子。”楚楚关上门说道。

薛之琛心里咯噔一下,随后笑道,“你想救冯咏曦,不需要用这种小儿科的方式。”

“哥,我说真的。”楚楚很认真地走到他跟前,“现在的这个冯咏曦不是当年的冯咏曦,两年前她已经变成了章沫儿,她就是你的章沫儿,所以你才会爱上她。”

薛之琛揉揉太阳穴,“你在胡说些什么?你自己听得懂吗?”

“哥,你相信灵魂附身吗?”楚楚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表达,她就想起了那时候章沫儿也是这么问她的。

“什么?”薛之琛坐直了身子。

“灵魂附身,两年半前章沫儿出了车祸,可是当她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变成了冯咏曦。”楚楚尽量精准的形容着。

“楚楚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薛之琛依旧把她当做小孩子。

“我知道,这是嫂子亲口告诉我的,我相信她。”楚楚很认真的说道,“哥,我知道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,可是这一次,我是认真地,关乎嫂子的性命,我绝不会拿这个开玩笑。”

“你刚刚已经开过了。”薛之琛还是不愿意相信。

“那不一样,那是为了让你见我,嫂子说过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,我答应过她不告诉任何人的。可是为了救她,我不得不告诉你。”楚楚说道,“你想一想,如果这次的事情是真的,那冯咏曦该有多可恶,可是这两年半,你跟我都是有目共睹的。她为我,为你,为妈妈所作的,都不是可以装出来的东西。而且据我所知,她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就是冯家的二女儿,冯家的妹妹。”

这个消息,也着实让自己惊诧许久才缓过神来。

薛之琛没有再说话。

楚楚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大半,便收了声自己退了出去。

薛之琛半躺在塌上,两年半的思绪不断涌来。

她的骄纵、蛮横、任性、温柔、孩子气,这些都是冯咏曦说没有的。他一直因为是她变了,却从来也不敢想象是换了一个人。

他确实总是能在冯咏曦的身上看到沫儿的影子,那样善良、无拘无束、不畏风险的样子。

回想一切,出现在冯咏曦身边特别的人和事:蒋倩、沈悠悠、雷霆、还有那晚她趴在连成的墓碑前哭得那样凄惨,对于沈悠悠异样的关心,院长嘴里一直照顾悠悠的她忽然消失被冯咏曦说代替,黑格格里尽情的热舞,午夜惊醒后的泪水和章沫儿独有的酒量。

这一切的一切,他都越想越像。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如果,如果她真的是章沫儿,他忽然傻笑,笑得像个孩子。

他不管什么灵异不灵异,如果她真的是她的沫儿,如果真的是……

他摸索出电话拨了个陌生的号码。

响了三声,电话便被接了起来。

“喂。”对方传来温柔的女声。

“是我,薛之琛。”薛之琛恢复了冷静。

蒋倩对于接到他的电话还是有些意外的,“你好。”

“她还是不肯见任何人?”薛之琛问。

蒋倩在另一头愣住,他的语气已经不再那么绝望,“你……已经知道了?”她问得小心翼翼。

“也许……沫儿当初坚持告诉楚楚是对的决定。”精明如蒋倩已然猜到了大半。

“现在有时间吗?我有办法让她想活下去。”薛之琛笃定地说道。

“在哪里?”蒋倩微微笑,这是她一直等的一句话,这个时候,也许只有他能让她活下去。

“沈悠悠的病房,你应该知道的。一个小时后,在那里见面。”薛之琛说完挂了电话。

其实他还是不确定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,但是他愿意赌,他说过他不会再被动。

因为太急切的缘故,一个小时还没到他便出现在了精神治疗中心。院长立刻上前迎接,看着薛之琛体面依旧,威严不减的样子,立刻打消了外界传闻他的了绝症的消息。

“薛总。”

“我想单独待会,你忙你的去吧。”薛之琛说道。

“恩,好的,您有什么需要叫我。”院长说道。

“沈悠悠的病情怎么样了?”薛之琛忽然又叫住他。

院长略显尴尬,“还是老样子,这一阵子时而念着章沫儿。不过我们打算下个月给她做个深切治疗,我一个师弟从美国回来,他是这方便的专家。”

薛之琛点头,“你安排吧。到时候通知我。”

“恩,好的。”院长笑,“那没什么事,我先走了。”

“恩。”

薛之琛告别了院长,来到沈悠悠的病房前。

这一次,她很老实的躺在塌上,睫毛微微抖动,带着浅浅的微笑安心地在睡午觉。 “沫儿曾经说过,这样没有噩梦的睡眠是她的梦想。”蒋倩不一会便出现在他身后。

薛之琛看着里面的人,“她是因为冯咏曦才变成这样的?”

蒋倩点头,“因为救沫儿才变成这样的。”

“当初的50万就是为了她吧?还有薛之衡的情人。”薛之琛问。

“是吧,也不全是。”蒋倩回答,“50万是为了救悠悠,而当薛之衡的情人则是为了连成。”

“连成?”薛之琛皱眉。

蒋倩叹气,“沫儿这一生,几乎都是为了别人而活,她再努力的过日子,却总是磨难不断。”

薛之琛陷入了沉思,那个时候,在薛之衡准备杀她的前夕,他与薛之衡之间的对话,他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一切。

“你有更好地办法吗?悠悠已经不能成为沫儿活下去的理由了。”蒋倩说道。

薛之琛点头,“因为她相信你,你见过她了,对吧。”

蒋倩错愕,然后默默点头。

“能跟我说说她跟你说了什么吗?”

蒋倩的记忆回转。

那天半夜,警局忽然打电话来,说沫儿要见她。

蒋倩很惊讶也很开心,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就开着车往警局的看守所开。

办了相应的手续,这是一个星期后,蒋倩第一次看到沫儿。

头发被剪短了,齐耳短发,两眼凹凸,瘦的脸颊也陷了进去,嘴唇干涸的裂开,身上穿着单薄的棉袄凄楚惨淡。

蒋倩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别过脸去流泪。

“倩姐,没事的。”沫儿反过来安慰她,“其实我挺好的,这几日我终于能睡一个好觉了。”

蒋倩听得更是心酸。

“倩姐,你应该能猜到我让你来的目的。”沫儿说道。

蒋倩摇头,“不可能,我说过你的事情要你自己来处理,我绝不会帮你的。”

“不,你会的。”沫儿淡定地说道。“我没有放弃我自己,倩姐,我只是在受到应有的惩罚。我答应过你不再轻生,我做到了,你也应该实现你给我的承诺不是吗?”

“沫儿,你别傻了,这些事根本就不是你做的,你才是那个受害者。”蒋倩很激动。

沫儿摇摇头,“你跟他们说我不是冯咏曦,他们会信吗?”

“不需要他们,只要你肯让我们帮助你。”蒋倩说道。

沫儿笑,“倩姐,我这辈子,虽然活得不算久,可是能够遇见你,经历过这些事情,我也满足了。或许,老天会让我在这里面睡一辈子的安慰觉,或许它让我去找连成忏悔,我现在听他老人家的安排。”

“你不是一向不信命吗?你不是说过他也有瞌睡的时候吗?你应该为自己努力一下,我们都在帮你,请你不要放弃你自己好吗?”蒋倩哀求着。

沫儿拿出一张纸,“我在进来之前已经基本上将我户头上的钱全部转到你那里了,你打这个人的电话,他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的。呵呵,我想我这辈子估计是出不去了,如果我还在,请你每个月带悠悠来看我一次,好吗?”

蒋倩一气将纸张撕得粉碎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八年前发短信托孤,现在就是直接转账,你把我当成什么?托儿所吗?你问过我吗?凭什么替我决定这些。”

沫儿低下头,“对不起,倩姐。”

蒋倩看着她又心软,“你怎么穿得这样单薄,吃得不好吗?我花了很多钱让他们照顾你的。”

沫儿笑,“他们对我很好,这是我自己要求的。都到了这里面,还有什么特殊要求的权利,我是个罪人,理应受到惩罚。”

“沫儿,我不允许你这么说,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孩。你不该有这样的结局的。”蒋倩再次哽咽。

“对了,连成的忌日,你帮我把这些烧给他。”沫儿递了一大堆信给她,“上面都有日期,我写了三十封,刚好三十年。我答应过他要一起活到六十岁的。”

蒋倩没有去接那些信,“我说过了,要烧自己烧。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,不管你愿不愿意。”

蒋倩赌气走了,留下出神的沫儿,她傻傻地笑,然后晕倒在地上。

蒋倩极尽详细地说完,发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。

薛之琛的心也抽痛着,是要多么绝望,她才会放弃求生的希望。

“你再去找她一次,什么都不要说,只要告诉她下周悠悠要做个深切理疗,康复的几率很大。”薛之琛想了想说,“只是为了去分享这份喜悦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蒋倩点点头,“不可以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吗?”

第二日,蒋倩如薛之琛所说地做了,不过不是在看守所里,而是在医院里。

沫儿知道后立刻喜上眉梢,“真的吗?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蒋倩把带来的鸡汤打开,盛一些出来,“所以说,你要好好养好了身子,为了她也为了我们。”

沫儿点头,破天荒地喝了一碗的汤,“倩姐,谢谢你。”

蒋倩点了点她的头,“傻丫头,这么样就谢谢你了,要是把悠悠治 >看书:、网历史Kanshu’com 好了带来你还不就以身相许了?”

沫儿嘿嘿地笑。

“老天爷果然很灵验的,我一进去,悠悠就好转了,他看在眼里,爱恨分明的。”

“呸呸呸,胡说八道。”蒋倩嗔她。

“嘿嘿。”

出了医院,蒋倩给薛之琛打了个电话。

“按照你说的说了,她果然很乖的喝了一碗汤。活下去的欲望又强烈起来。”蒋倩说着。

“那就好。”薛之琛微微松了口气。

“是真的吗?”

“什么?”薛之琛问。

“悠悠的病真的有可能治好?”蒋倩也愿意这不是个谎言。

“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对她说谎的。”薛之琛回答。

蒋倩也高兴,“那接下来呢?你打算怎么做?”

“十天后,准备接她出来吧。”薛之琛回答后挂了电话。

一周后,沫儿基本好的差不多可以出院了,下午她就被专车押回了看守所,在里面屁股还没坐热,就有人来探视她。

沫儿皱眉问是谁。

“沈悠悠。”

“霹雳哐啷。”手中的脸盆落地,还挣扎着在地上翻了个身晃荡着停下来,发出极大的响声。

“干什么呢?不要睡觉啦。”上床有人在吼着。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沫儿问道。

“沈悠悠要见你,你到底去不去啊?”警员不耐烦地问道。

“恩,恩,去,去,去。”沫儿猛点头。

她笑,又哭,站在镜子面前梳自己没有多长的头发。泪水流下来,她用手拭掉继续笑。

“干什么呢,快点,快点。”警员催促道。

“恩,来了。”沫儿踉跄,差点摔跤,“来了。”

到了会见室,沫儿看到空空如也的地方,心一下子失落万分。

“到里面等等,人马上就来了。”警员说着便不耐烦地关了门。

沫儿疑惑着坐了下来,今天的会见室有些异样的冷清,什么人也没有。

不一会儿,另一边的门打开了,沫儿紧张又期待地盯着那个方向。

下一秒,她猛地站了起来,望着来人,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。

那人缓缓地走到她面前,看着她狼狈凄凉的样子,也是满眼的雾气。

沫儿低下头,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那人在另一边扶着玻璃,眼眸里尽是心疼,他轻轻地唤了声,“孩子。”

沫儿再也抑制不住的转身跑开,可是那扇门却怎么也打不开。她发狠地吼叫着,“开门,开门,开门,呜呜……”

冯萧天拿出手帕抹了自己的泪,“孩子,你就这么不希望见到爸爸吗?”

一纸婚姻,当他发现他爱上了她,而她却在想尽办法逃离他身边

沫儿转身看他,她的父亲,那是她的父亲。阔别了三十年,没想到她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下跟他相遇,他老了,满头的白发,眼眸温和,讲起话来的语速都变缓了。而他的一切,她都错过了,甚至在有生之年,也不可能照顾他和母亲。

冯萧天见她愿意转身看他,他笑了,“来,孩子,坐过来,让爸爸好好看看你。”

沫儿的脚不听使唤了,即使知道他叫的是冯咏曦,她也愿意他这般慈祥地叫她。

“爸,对不起。”沫儿还没说完再次哽咽。

“哎,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是爸爸。”冯萧天从缝隙中将手帕塞进来,“来,擦擦泪,咱们父女两难得心平静和的聊天,别哭哭啼啼的。”

“恩。”沫儿的泪一边流一边擦。

“孩子,有一件事,爸爸一定要告诉你。”冯萧天也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说道,“其实,你不是我跟咏儿的孩子。爸爸当年事业顶峰,风流成性,你是爸爸跟一个风月场所里的女人生的孩子。”

“什……什么?”沫儿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“你咏儿妈妈是个伟大的女人,当年我抱着你回来,她什么也没有问一心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在养。但是我知道,她自己一个人哭了好几个晚上,有时候我看到她肿的跟核桃似的眼睛疼在心里却当做没看见。”

冯萧天叹气,“哎,那时候太过于年轻,男人爱面子胜过一切,包括在妻子面前。小时候,你很乖,总是跟着你妈妈,端茶倒水,小小的个子可喜欢做这些事了,哄得你母亲每天都嘻嘻地笑。我们结婚四年多,她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,我知道,她能接受你,有一部分是因为对我的愧疚。”

“也许就是你的缘故,在你四岁的时候,咏儿检查出了有孕,那个时候我们高兴疯了,做每一件事都是小心翼翼,怕磕着怕碰着,用了十二万分的小心。也许,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们忽略了你,造成你心理上的扭曲。”

“爸……”沫儿忽然觉得冯咏曦真的好可怜,她才是那个连自己亲身母亲都不知道是谁的人。

“你让爸爸说完,我怕过了今天我就没有勇气说了。”冯萧天打断她,“你妹妹是个早产儿,因为咏儿的身体虚弱,她没怀足十个月便出来了,身子跟她母亲一样的虚弱,所以我们才会对她格外的在乎。自然,爸爸承认,有一部分原因,她是我跟咏儿的孩子。”

“刚刚知道是你把你妹妹送走的时候,我怒火中烧几乎要杀了你,就像我刚知道你犯了这么个混蛋的错误一样。可是现在爸爸想明白了,错不在你,在我。”冯萧天哽咽,“是我一直忽略了你,我只顾着生意,甚至还不让咏儿关心你。我恨你,你夺走了我的女儿,你母亲夺走了我妻子对我的信任,我把所有的怨气都发在你身上。”

“可是你不该怪你母亲,不该怪你妹妹。”冯萧天说道,“要不是她一直拦着我,我真的早就将你打死了。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,咏儿也希望我原谅你,希望你能愿意出来。”

“爸……我杀了人,这是我应有的惩罚。”沫儿滴泪,她的母亲,是在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和痛苦。

“孩子,你还年轻,你妹妹已经不在了。”冯萧天说着,“爸爸只是希望,你能好好的活下去,钱可以没有,而你,却是爸爸唯一的女儿了。”

沫儿愣得抬起头,她怎么没有想到,她一味地想接受惩罚,想折磨自己,可是,她却没有想到她现在,是这个老人,这个生了她却没来得及养她的老人的希望。

“爸爸,你想妹妹吗?”沫儿这么叫着,心里填充着满足。

冯萧天再次泪流,“她就像是爸爸给她起得名字,咏茜,我们冯家要一辈子都欠她的了。”

“妈妈呢?我想见见她。”

冯萧天面露难色。

“她不想见我?”沫儿心痛。

“爸,您先回去吧,这里潮,不是您该待的地方。”沫儿说道。

“咏曦。”冯父看着她。

沫儿含泪拿着手帕晃了晃,“爸爸,谢谢你。”

这几句爸爸,饱含了她三十年来的思念,在临死之前能够这么叫他,她满足了。

冯父出来后失落的表情看在薛之琛眼里。

薛之琛伸过手去握了握老人的手,“爸,放心,我一定会把她安全带到你面前。”

“诶。”冯父感激地点头,忧郁地望着车窗外。

时间又过了一个星期,沫儿百无聊赖地看着晨报。

忽然,赫然几个大字引入眼帘,“特大连环凶杀案,关于十五年前一个高中生被分尸案凶手已经正法。”

凶手已经正法?那她现在是在哪里?什么凶手?这是怎么回事?

她认真地看着报道,而那个凶手,这是那晚在私宅的西装女,昨天下午被枪决。

她呆若木鸡,这是怎么回事?

“冯咏曦。”正在这个时候,警员在唤她。

她拿着报纸走过去,刚想开口问,却被拉着往另一个方向走。

“哎……那个……请问……”沫儿依旧不放过机会。

“少废话,快走,快走。”那人不耐烦地说道。

沫儿就这么被带上了车,不一会儿来到了警局。

那个曾经接待她的警长再一次站在门口迎接她,一脸恭谦的表情。

沫儿忽然感觉到不对劲,进了警局,她将报纸拿起来问道,“这是怎么回事?人都是我杀的,怎么就已经找到凶手就地正法了?”警长赔笑道,“冯总,我们正是为这事。您可以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沫儿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提高了嗓门问道,“走了?去哪里?什么意思?”

“经过我们侦查,对于您自首的案子,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,检察院已经决定给予证据不足不起诉的决定。”

“什么?证据不足不起诉?”沫儿吼道,“你们他妈地怎么办事的?我给你们提供地那些证据早已经能死几千次了,你们现在竟然跟我说证据不足不起诉?”

警长有些为难,“冯总,您可以走了。希望您不要为难我们,这也是上头的决定。”

“上头,谁?谁的决定?你让他来跟我说?”沫儿叉着腰站在那。

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,放着这么有钱的位子来自首已经很奇怪了,现在竟然赖死了不走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警长蹙眉,“冯总,你还是走吧。我劝你不要把事情搞大,对你对我们都没有好处的。”

“搞大?什么叫搞大?我搞大什么了?”章沫儿就是得理不饶人,她不相信真的能有人把黑的说成白的。“你们把话给我说清楚了,不是说法律是公正公平的吗?不是说你们这些司法机关是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吗?死刑犯不是要经过最高院的复核吗?你们怎么做事的?我会我就要求公开、公正、公平了。”

沫儿端了把椅子,坐了下来。

警长叹了口气,“随便你吧,这个案子已经了结了,所有的证据都会被收押。冯总如果想坐,多久我们都是欢迎的。”

沫儿气得直跳脚,“不,怎么可以这样子,我是个杀人凶手,你们怎么可以不抓我,怎么可以不抓我。”

所有人看她一眼,碍于上司的压力,都各自工作去了。

“滴滴滴,滴滴滴……”


正文完,原文标题:一纸婚姻,当他发现他爱上了她,而她却在想尽办法逃离他身边
原文发布时间:2018-07-07 15:59:46
原文作者:顶点小说。

顶点小说 顶点小说
猜你喜欢